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記事 > 領幾十元稿費真難,精神生產者嚴重缺血

領幾十元稿費真難,精神生產者嚴重缺血  作者:一縷清風

發表時間: 2020-01-15  分類:記事  字數:2064  閱讀: 194  評論:0條 推薦:4星

  成龍大哥是不代言游戲的,后來一玩,哇,真的很好玩,于是他代言了。  我本來是不想吐槽的,后來發現真難,于是我吐了。  在省某雜志發表了篇千字左右的文章,給了70元稿費。收到郵政發來的一條信息。以我
 

  成龍大哥是不代言游戲的,后來一玩,哇,真的很好玩,于是他代言了。


  我本來是不想吐槽的,后來發現真難,于是我吐了。


  在省某雜志發表了篇千字左右的文章,給了70元稿費。收到郵政發來的一條信息。以我對文字的理解,應該是憑此短信以及有效證件,證明我是我,就可以領取。


  單位樓下的郵政銀行說這里不能領,只能上其他支行。于是我跑到縣城老區另一個支行。被告知在哪里都可以領,只是那家銀行不想給你辦理。他們正在忙什么匯兌業務要等一個多小時。于是我又到單位樓下的銀行,再次被告知不能辦理。我又又跑到縣城里面的銀行。這次是說沒有匯款單不行,而且哪家郵政都能辦理,他們只是嫌麻煩不想給你辦。我說短信上的內容沒有提到匯款單,他們看了短信說沒有匯款單不能辦。匯款單會郵寄到我家,但是投遞員并不知道我的電話。


  一周后,我又收到一條短信。大意是,你個傻子,讓你領你不領,還得再給你郵寄通知單。


  恰巧樓下銀行的一個經理是我朋友,遇到他,我問他能否辦理。他說確實不行啊哥,你還去里面吧。他們不給你辦你就投訴。


  又經歷一些小波折,我托人主動聯系了投遞員,終于拿到了匯款單。再次去銀行辦理時,被告知要等到下午。我郁悶了,我怒了,為這70元錢我跑了五趟了,你讓我再來第六趟!


  業務員看看我說,我記得你來三趟了。我說,東區那家銀行說他們不能辦,我都去兩趟了。她撇撇嘴,狠狠吐出兩個字——胡扯。最后她說,那你等一下吧。大概三分鐘左右,我拿到了這70元錢。


  銀行跑了五趟,油耗以及耗時,再加上心理成本。我覺得是賠了錢。握著這兩張人民幣,感慨萬千。


  這件事讓我想起了另外一位作者。因為身份證和匯款單上的名字有個諧音字。為了十元錢的稿費折騰了好幾趟。最后跟別人吵了一架才拿到手。


  一位雜志的老編輯,回答作者稿費在整個行當里占的資金比例時,說了四個字:忽略不計。


  即使這忽略不計的稿費,拿到手也相當費勁。


  領稿費難的背后是賺稿費更難。


  搞傳統文字的作家,都有一份清高與孤傲。他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不靠文字吃飯。這句話背后有一種深深的心酸與無奈。那就是很難靠文字賺到錢。


  就像韓寒在節目里說的,像他這種暢銷書作家在國外可能車庫里停了幾輛法拉利,但是在上海卻買不起一套房子。


  作家在制造精神食糧的同時,自己卻餓得瘦骨嶙峋。


  我聽雜志社的一位編輯說,以后出版書籍會更難,一個省一年可能只給100個書號。本來價值1到3萬元的書號,就已經把言論的自由變得非常昂貴了。再加上這個限制就變得更難。


  說到這兒,我覺得應該非常感謝網絡。雖然網絡寫作的低門檻,讓作品良莠不齊,整體質量非常粗糙。但是它推動了文學走向市場。網絡作家身價過億很正常。即使你寫的小說沒有任何商業價值,但只要能堅持寫幾十萬字,也能賺千把塊錢的全勤獎勵。


  自由的網絡市場,讓作家變得有尊嚴。同時也催生出很多職業作家。


  而網絡的一個弊端,就是侵權太嚴重,維權又太難。一個百度mp3和百度文庫把無數歌手和作家都餓死了,微薄的收入,也有人明搶。而維權可能要一家文化公司傾盡全力,經歷漫長的程序。知名大文學網站,就有幾十萬人靠抄襲和侵權他們而生。


  港澳臺相對大陸更國際化,更前沿一些。那里雖然保留了豎行排版和繁體字,但是幾百元的書號誰都買得起。在線下像網絡上一樣可以自掏腰包自行出版,全憑市場競爭。而更加開放的環境,更寬松的審核,也產生了很多內陸看不到的內容。所以不少內地游客跑到香港,就像餓漢撲到餐桌上,一解精神上的饑渴,有的還偷著把書拿到內陸。


  一位書店老板說過,把港澳臺的很多書拿到大陸來都會變成暢銷書。


  筆者在臺灣出版過書,臺灣的書無論從稿費、書的質量,以及對版權的保護和對作者的要求,都比大陸要高很多。


  如果一個文藝工作者飯都吃不飽,不能夠有尊嚴的活著。自己的作品像自己生出來的孩子一樣,誰想抱走就抱走。那就會像放開了二孩政策,反而沒人敢生孩子一樣,只因成本太高了。


編輯點評:
對《領幾十元稿費真難,精神生產者嚴重缺血》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