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歷史 > 黑垛尖戰斗

黑垛尖戰斗  作者:閆書卿

發表時間: 2019-10-18  分類:歷史  字數:3041  閱讀: 371  評論:0條 推薦:4星

南河,是北汝河在嵩縣境內的一條支流,沿清澈的南河水逆流而上,在黑垛尖山腳下的南河河畔,聳立著一塊天然巨石,上面雕刻著鮮艷的紅色五角星,五角星下面雕刻著“革命老區”四個紅色大字,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
 

南河,是北汝河在嵩縣境內的一條支流,沿清澈的南河水逆流而上,在黑垛尖山腳下的南河河畔,聳立著一塊天然巨石,上面雕刻著鮮艷的紅色五角星,五角星下面雕刻著 “革命老區”四個紅色大字,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醒目,吸引過往行人駐足觀看,紀念碑閃耀著紅色光芒,向人們述說著1947年發生在南河岸邊,黑垛尖上的戰斗——

1946年冬,撤至豫陜邊界的解放軍中原軍區部隊開辟建立的豫鄂陜革命根據地面臨著國民黨軍隊大規模的“清剿” ,為了牽制國民黨軍隊對陜北,華北解放區的戰略進攻,也為了部隊的生存,中原軍區部隊開展了反圍剿戰斗,采取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把敵人調離根據地,到外線去,逐個消滅粉碎瓦解敵人陰謀計劃,這樣既消滅了敵人,又減輕了內線壓力。1947年1月14日豫鄂陜根據地野戰縱隊在盧氏縣五里川召開誓師大會,迅即投入到反“圍剿”戰斗中。野戰縱隊第六,九支隊從盧氏,內鄉縣,欒川縣邊走邊戰,在豫西山區打起了游擊戰,抓住戰機消滅地方武裝和守備部隊,又牽制圍剿的國民黨部隊,牽著敵人的鼻子游戰于伏牛山區。1月26日,野戰縱隊第九支隊成功攻克嵩縣湯營(今屬欒川),接著黃林,夏世厚所率部隊匯合攻打嵩縣舊縣鎮,守敵連夜潛逃,27日,野戰縱隊攻打嵩縣大章鎮,全殲守敵嵩縣保安武裝,29日,野戰縱隊主力部隊從大章鎮,蠻峪向西北方向(嵩縣閆莊,宜陽縣白楊鎮)進發,準備從澠池渡黃河北上,發現民黨部隊和鞏縣保安團緊追而來,擔任后衛斷后任務的九支隊為了把敵人引開,故意向東南方向前進。九支隊從大章鎮任嶺村沿伊河東岸而下,經伊河崖口,紙坊,黃莊鄉石樓溝,扶溝到黃莊,然后兵分兩路,一路過汝河走東溝進南河,一路順汝河逆流而上,前行6里繼而折身東南進養育溝。31日后晌,解放軍九支隊到達南河,晚上住在南河沿線的莊科村,油坊村邊的河灘。緊追解放軍的國民黨部隊窮追不舍緊跟著進了養育溝。

南河,是北汝河的一級支流,從東南流向西北,沿河而居的有小莊科,老鸛窩,西莊,油坊,紅堂等村 ;養育溝河是和南河同向而流的汝河支流,兩者之間橫臥著雙峰山(大尖山),黑垛尖,趙八垛三座大山,三座大山緊緊相連,海拔都在一千米左右,黑垛尖,趙八垛都是南緩北陡。尾隨解放軍的國民黨部隊行至養育村白果樹時,發覺不對頭,偵查得知追隨的僅僅是解放軍的小股部隊,追趕的國民黨部隊一個營和鞏縣保安團連夜從養育溝的秋巴溝向北上山,占領了黑垛尖,趙八垛,雙峰山三個居高點。走養育溝的解放軍部隊翻越嵩縣和汝陽縣的界嶺,2月1日,過汝陽縣(靳村鄉)小白村,向北順小白河到達下游南河的嵩縣(黃莊鄉)紅堂村,與南河下游的解放軍形成一條戰線。

1月31日,農歷是正月初十,家家戶戶都忙著準備過正月十五的吃食用品, 部隊的到來,使南河沿岸不明真相的村民驚慌不安,他們不知道來者是哪個部隊,前幾年兵荒馬亂的,每逢村里來了部隊村民都是跑到山上躲避,前后經歷過日本兵部隊,國民黨部隊十三軍,村民們稱之為“跑老日”“跑十三軍”。得知解放軍來了的消息,有的村民帶些剛做好的吃食,有的村民慌得啥也來不及帶,像躲避瘟神,躲避災難似的紛紛攜兒拖女往山上跑,野戰縱隊九支隊的解放軍戰士不進村莊,都在南河邊的河灘宿營,埋鍋做飯,并向村民喊話 :我們是人民解放軍,老百姓的部隊!不禍害百姓!    沒跑的及的,還有膽大點的村民紛紛返回家里,平安過了一夜。

        2月1日一大早,陰沉沉的天,霧氣籠罩,冷氣襲人,居高臨下的國民黨部隊先向駐扎在山下沿河灘的解放軍開槍射擊,先是漫無目的試探性地打幾搶,解放軍看國民黨部隊試探性的打冷槍也不理他,吃過早飯,乒乒乓乓的槍聲開始響了起來,期初并不密集。從汝陽縣小白到嵩縣紅堂村的解放軍來到和趙八垛,黑垛尖遙遙相對的紅堂村東坡組,東坡地勢雖沒有趙八垛和黑垛尖高,但是,用望遠鏡可以清清楚楚望見對方陣地。村民姚萬欽家騰出兩側廂房讓解放軍住,解放軍的指揮部就設在這里,村民看這些兵在寒冷的季節衣衫襤褸,有的穿著打著補丁的衣裳,不僅不搶不偷,而且說話還挺和氣,都投以驚奇的目光,膽大的人上前和他們攀談,漸漸地,村民紛紛打消了顧慮,跑到山上的人也從山上返回家中。

       起初, 解放軍不急于打仗的樣子,只見他們把土放在鍋里炒干,把面粉和成面團,搓成細長條,切成小段 ,成圓柱狀,放鍋里和熱土一起炒,直到炒熟,然后裝在細長的干糧袋里,分別背在身上。村民才知道解放軍是在做干糧,為打仗做準備呢!


2月1日后晌,槍聲密集,解放軍開始向山上進攻,在南河對岸的戰士顧不得脫鞋襪和衣服,穿著鞋和衣服趟過河水,立即投入戰斗,他們兵分三路,分別向三個山頭猛烈攻擊,從小莊科上山進攻的解放軍首先攻下了大古垛,雙峰山,接著最東南的趙八垛也被解放軍攻占,只剩下黑垛尖一座山頭。黑垛尖地勢險要,南坡稍緩,北坡陡峭險峻,立陡難攀,坡上長滿低矮的荊棘灌叢雜木,山上積雪沒化,從黑垛尖山北進攻黑垛尖的話,僅有一道陡峭的陰壕可攀援而上,國民黨軍把剩余的全部兵力集中在山上,修筑了戰壕,利用天險死守,解放軍先是在趙八垛,雙峰山向黑垛尖射擊,雖然能看見對方陣地,但由于用的都是步槍,射程近,一時攻不下黑垛尖。繼而解放軍從四周把黑垛尖包圍,集中力量硬攻,決心把黑垛尖攻克。

紅堂,油坊的村民親眼看到解放軍不怕吃苦英勇作戰,有的自覺拿出準備過節的食物,有的為他們送烙饃,有的為他們送面條飯。還有的為解放軍抬傷員,西莊王維花和父親王三槐,叔叔王XX三人從雙峰山下的烏龍溝抬著一名傷兵,翻山越嶺,走了十五里羊腸小道,送到油坊村,交給一個班長——

從2月1日開始,經過三天兩夜的激烈戰斗,到2月3日后晌,日頭快要落山了,解放軍搶占朱溝,張豁溝,豆溝三條溝交匯點,也是黑垛尖前沿陣地,敵我雙方展開肉搏戰,將要落山的日頭照著明晃晃的刺刀,顯得格外刺眼,雙方近距離搏殺時間不長,很快結束了戰斗。解放軍把國民黨軍一個營全部殲滅,營長和軍需官被擊斃,營長的一條腿被炸飛掛在一棵樹梢上,鞏縣保安團被擊潰,戰斗勝利結束。解放軍在天黑前順利下山。第二天,解放軍取道汝陽縣小白,背孜街,到魯山縣土門。黑垛尖戰斗中犧牲的十六名解放軍戰士被分別掩埋在黑垛尖山頂的戰壕里和養育溝,后來被移到嵩縣烈士陵園安葬。

        戰火紛飛的年代已經遠去,遠去的是刀光槍聲,不會消失的是照耀人心的思想光芒,當地群眾依然能說出前輩們給他們講述的解放軍當年勇戰黑垛尖的故事,這不曾遠去的精神將鼓舞一代又一代的嵩縣人民!

編輯點評:
對《黑垛尖戰斗》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