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散文 > 詞人的芭蕉

詞人的芭蕉  作者:秋女子

發表時間: 2019-10-06  分類:散文  字數:2217  閱讀: 713  評論:0條 推薦:5星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讀著詞,想著芭蕉。雖然我沒有見過真正的芭蕉,但我也能夠感知到芭蕉的美。芭蕉是美的,它就美在詞中,它帶著它的美幽綠幽綠地生長在古老的詞中,生長在一種遠逝的夏天里。那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

讀著詞,想著芭蕉。雖然我沒有見過真正的芭蕉,但我也能夠感知到芭蕉的美。芭蕉是美的,它就美在詞中,它帶著它的美幽綠幽綠地生長在古老的詞中,生長在一種遠逝的夏天里。那是古老中國的夏天,那是南國的夏天。仿佛可以看見芭蕉,看見芭蕉出現在古老中國的天空下,那是湛藍湛藍的天空。在那樣如青瓷一樣艷藍的天空上,沒有云,連一絲一縷的云也沒有,或者也有云,有的都是雪一樣白的云,如大花朵一樣的云。強烈的刺目的太陽是看不見的,那樣的太陽似乎只在云之里,或者云之外,那樣的太陽應該在艷藍的天空里面,不然就是和藍天和白云相互滲透相互融合著的。天空是狹窄的,白云也是狹窄的,它們狹窄在一雙仰望著的黑色的眼睛里,它們狹窄在一種深深的庭院中。芭蕉就生在在那樣的庭院中,紅墻碧瓦,或者粉墻黑瓦。是一扇窗,很闊大的窗子,上面雕著花,花上有葉,葉間有鳥,鳥邊有祥瑞的云卷。芭蕉站在窗前,那樣綠,那樣繁榮,那樣富饒,那樣狂放。闊大的窗子有時開著,有時又合上了。太陽的光有時亮了,有時又暗了。雨常常地下著。古老中國的雨南國的雨滴落下來,輕輕地滴落下來,沉沉地滴落下來。雨打在芭蕉上,雨深深地打在芭蕉的身上,而風也會吹過來。

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這是最先讀到的有關芭蕉的詞,那還是沉迷在瓊瑤的小說里的歲月。那時讀著這樣寫芭蕉的詞,就好像是喝了天上的瓊漿。把它抄到筆記本上,就像抄格言警句的那樣抄下來。其實也用不著去抄,因為心中早已烙下了芭蕉的印跡。多么美的芭蕉啊,那美不是桃花的美,也不是青松的美,那是一種似乎屬于瀟灑范疇的美。是誰閑來無事種了那樣的芭蕉呢?風來的時候,它瀟瀟地響著,雨來的時候它也瀟瀟地響著,但是用響這樣只限于描述聲音的詞來說那瀟瀟兩個字的意蘊,總是嫌太膚淺太狹隘了。那棵芭蕉的瀟瀟應該不只在于聲音,那樣的瀟瀟還在于芭蕉的形芭蕉的神芭蕉的魂。瀟瀟的芭蕉站立著,站立在啟開的或者封閉的窗前,站在鏤空的花與鳥前,站在昏暗的黑夜和明亮的白天里。時光從它的幽綠的身上穿過去,一日復一日地穿過去。它是誰的芭蕉?事實上,它并不是瓊瑤的芭蕉,它也不是她的小說里的那些唯美的女人和男人的芭蕉,它是李笠翁的芭蕉。那是清代,那是有著長袍與長辮子的清代,那是有著戲曲的清代。幽綠的芭蕉站在李笠翁的戲曲的音韻里,于是它好像也有了戲曲的閑適。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芭蕉在這樣的詞句里,總有一種游戲的嫌疑。它仿佛是帶著一種游戲的氣息的,芭蕉以一種仙風道骨般的超然瀟灑的形態站立在那里,在它幽綠的蘊藏著風蘊藏雨的身影背后,暗含著閑情逸致百無聊賴風月情懷,而那的確是李笠翁和他的小妾的帶了調情意味的戲作。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這是李清照的芭蕉。不知道是何人在窗前種了芭蕉,那芭蕉一定是長得很高很大很茂盛了,以至它不再只是單單的屬于觀賞性的一種植物了,它成了樹。它像一棵大樹一樣的生長在窗前,遮蔽了陽光。夏天的陽光宋朝的陽光都照不進了庭院里,李清照坐在窗前,她看不見她的陽光,或者竟連她的天空也望不見了。不見天空,不見陽光,只見芭蕉,樹一樣的芭蕉,陰翳一樣的芭蕉。綠色有時卻也不是希望啊,綠色有時也是憂愁也是抑郁。陰郁的芭蕉站在窗外,憂郁的李清照站在窗里。她在看著芭蕉,她一定常常看著那棵芭蕉。她用她女性的目光看著芭蕉,也用她詞人的眼神看著那棵芭蕉。芭蕉占據了她的眼睛,那已經開始憔悴已經開始蒼老的眼睛。她看見了芭蕉的每一片葉子,那寬闊的粗獷的葉子,那綠的仿佛要滲出綠藻一樣的水來的葉子。闊大森綠的葉子上有葉脈,同樣是寬大的粗獷的葉脈,那些鮮明深刻的葉脈仿佛是葉子的心,或者是芭蕉的心。芭蕉獨自在那里舒展著它的葉子舒展著它的心事。她似乎已經看見了芭蕉的心事,那心事仿佛抽象凝練成了情致。芭蕉也是有感情的吧?芭蕉也是憂傷的吧?不然雨為什么會落下來?雨落了下來,雨在深沉的夜里落下來。雨在黑暗中落著,落在時間的更次上,落在芭蕉的身上。李清照睡在枕上,她聽著雨打在芭蕉的身上,一點一滴地打在芭蕉的身上。夜是那樣的沉寂,黑暗是那樣的沉寂,唯有雨在芭蕉的身上打著,打出了清冷,打出了凄涼。從前她是不聽這樣的雨聲的,從前她的日月里沒有芭蕉,從前她的日月里只有海棠只有青梅只有菊花。從前只有北方,從前只有陽光,從前只有宋,廣闊的宋,完整的宋。在那個廣闊的完整的宋里,有她的家,有她的丈夫,有她的愛情,有她的快樂。可是如今不是從前,時光不可以倒流。如今只有雨,只有芭蕉。多么美的芭蕉啊,它就站在一個詞人的窗前,它就站在雨中,它就站在南方的黑夜里,它就站在一種破碎的憂郁里。它站在她的夜里,那黑暗的潮濕的陰冷的夜里。在那個遠逝的黑色的夜里,李清照有一棵芭蕉。她和一棵芭蕉共度著一個充滿了風雨的長夜,于是那一棵芭蕉便是她的。

一棵芭蕉站在宋朝的雨里,站在一個詞人的黑夜里,它站成了一種美,站成了一種永恒。

 


編輯點評:
對《詞人的芭蕉》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