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思享 > 從70年來的民謠中傾聽共和國前進的足音

從70年來的民謠中傾聽共和國前進的足音  作者:李東海

發表時間: 2019-09-23  分類:思享  字數:88991  閱讀: 6020  評論:2條 推薦:5星

 

民謠,是社會的口頭史志,是逼真的歷史標本。通過70年來的民謠,我們可以傾聽新中國歷史前進的足音,感知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民族的喘息和脈動。

建國70年來的歷史,大致可分為毛澤東時代的30年和改革開放的40年。這兩個時期各具特色,各有利弊。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開創了中國歷史的新紀元,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 自此以后,中華民族實現了民族獨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是中華民族的千年盛事!

新中國的誕生,令中國人民歡欣鼓舞!緊接著抗美援朝戰爭,剛剛誕生的新中國又打敗了世界上頭號強國,取得了震撼世界的偉大勝利。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從此開始揚眉吐氣,屹立于世界的東方!這時,中國人民對新生的共和國充滿希冀,對共產黨、毛主席感恩戴德。20世紀50年代初有一首民謠:

糖甜不如蜜,

棉暖不如皮,

爹娘恩情重,

不如毛主席。

這是解放了的中國老百姓對毛主席發自內心的深深感激和無上崇拜。毛澤東時代,絕大多數人們對毛澤東主席的崇敬熱愛是發自心底的,所以在毛主席逝世時全國人們淚灑山河的局面也是真實的。

建國初期,共產黨高舉消滅私有制的旗幟,想盡快建立起生產資料公有制的社會主義制度。這時黨在農村政策主要是進行土地改革,然后是建立互助組,接著又把互助組提升為初級合作社、高級合作社,到1958年,全國紛紛建立了人民公社。當時人們認為:公有制程度越高,距離共產主義就越近。請看這一時期的民謠:

單干好比獨木橋,

走一步來搖三搖;

互助組好比石板橋,

風吹雨打不堅牢;

合作社鐵橋雖然好,

人多車稠擠不了;

人民公社是金橋,

通向天堂路一條。

這首民謠反映了人民群眾對社會主義公有制的擁護。

從戰爭創傷中走出來的新中國,一窮二白,滿目瘡痍,人民的物質生活依舊艱難困苦,但當時的人們卻激情飛揚,一路歡歌。整個50年代,是中國人民精神抖擻、熱血噴張的時代!當時的中國人民正處于極度亢奮之中,飽受百年蹂躪的中華民族一經翻身解放,就立刻意氣風發,斗志昂揚,滿懷信心,豪情萬丈,并以飽滿的政治熱情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事業。這就是新中國成立之后的大躍進時期。我們看這一時期的民謠:

月宮裝上電話機,

嫦娥悄聲問織女,

聽說人間大躍進,

你可有心下凡去?

織女含笑把話提:

我和牛郎早商議,

我去紗廠當女工,

他去學開拖拉機。

這些民謠反映了解放初期人民群眾對共產黨的信任和擁護,也反映了人們渴望為國家建設事業貢獻力量的滿腔熱情。

苦不苦,想想長征兩萬五;

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輩。

吃窩頭,就咸菜,

省下錢來買公債。

這些民謠反映的正是新中國建國初期老百姓的精神境界!從這些民謠中可以看出,那個時代是崇尚英雄的時代,是全國人民都渴望為國家建功立業的時代!這一時期是中華民族自漢唐以來民族自豪感空前振奮、愛國熱情空前高漲的時期!

大躍進初期,人們的勞動積極性確實得到了極大提高,人民群眾迸發出火一樣的熱情,全身心投入社會主義建設,形成了多種讓世人驚愕的偉大的奮斗精神。生產力得到極大釋放,也確實取得了巨大的建設成就。那是一個激情燃燒的年代。超高的建設速度,非凡的建設成就,讓人們歡欣鼓舞;巨大的熱情,沖天的干勁,也讓人們忽視了規律。這時,“興奮得發抖”的共產黨人在勝利面前逐漸滋長了驕傲自滿情緒,開始夸大主觀意志和主觀努力的作用,使得以高指標、瞎指揮、浮夸風和“共產風”為主要標志的左傾錯誤泛濫開來。于是,豪言壯語鋪天蓋地,震耳欲聾。請看這一時期的民謠:

讓高山低頭,

讓河水讓路!

人有多大膽,

地有多高產!

小水車,井上懸,

忽忽拉拉澆菜園。

結個辣椒兩丈二,

結個黃瓜三丈三。

結個豆角不算長,

曲曲彎彎頂著天!

農村躍進像火箭,

一年賽過幾十年!

三山五岳任我搬,

玉皇龍王聽使喚。

遍地豎起煉鐵爐,

鋼水映紅半邊天。

奇跡是我中國造,

趕英超美在明天。

稻谷堆兒擺得圓,

社員堆稻上了天!

撕塊白云擦擦汗,

對著太陽抽袋煙!

看,這些民謠正是大躍進時期人民群眾高昂的斗志、豪邁的精神的體現,也是當時浮夸風的典型寫照。

浮夸風、瞎指揮,使大躍進運動、人民公社化運動一度脫離黨的實事求是原則,脫離社會生產力的實際發展水平,違背了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使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遭受了嚴重挫折,也導致了1959年到1961年我國三年嚴重的經濟困難。但在這時,一些左傾主義者竟然仍在高喊要“趕英超美”,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而這種“跑步進入”的前奏就是在全國農村設立集體食堂。

設立集體食堂不久,很快就出現了糧食危機,全國陷入了吃樹葉、啃樹皮、吃野菜的饑荒年代。

五九年,立食堂,

食堂天天喝菜湯。

早上菜湯照人影,

晚上菜湯照月亮。

大人喝得渾身冷,

孩子喝得光尿床。

從那個時代過來的人都不會否認,這則民謠反映的正是當時的客觀現實。

到了60年代的中期,我國的國民經濟經過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經濟形勢有所好轉。這時,毛澤東主席意識到:中國社會存在著嚴重的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新的資產階級正在產生,黨內存在著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而當時毛主席正在醞釀一個大膽而浪漫的政治構想:要把中國建設成一個既有全新的社會制度、又有全新的意識形態的社會主義大同社會。毛澤東主席的這種政治構想遭到了黨內外一些“新生的資產階級”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懷疑、抵制和阻撓,形成了“路線之爭”。毛主席為了廓清前進道路上思想文化障礙和政治路線障礙,于是就發動了在全國自下而上地全面批判資產階級及其代表人物的政治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在思想文化領域進行的一次充滿風險的革命探索。“文革”開始后不久,就出現了不少難以控制的政治文化亂象。 文化大革命的主力“紅衛兵”們較低的文化素質、幼稚的政治熱情以及出于對毛主席樸素的政治崇拜,導致他們喊出了一些荒誕的政治口號,做出了一些荒唐的政治行為。確實使社會上出現了一些“紅色恐怖”的政治局面。

“文革”期間全社會“以階級斗爭為綱”,強調個人的家庭出身,把人的政治身份分為“紅五類”和“黑五類”:革命軍人、軍烈屬、革命干部、工人、貧下中農及其子女屬于“紅五類”; “地富反壞右”屬于黑五類。紅五類是革命的動力,黑五類是革命的對象。黑五類分子遭到政治鎮壓和批斗,黑五類分子的子女也往往遭到人身摧殘。當時有民謠:

龍生龍,鳳生鳳,

老鼠生來會打洞。

貓生貓,狗生狗,

小偷的兒子三只手。

老子英雄兒好漢,

老子反動兒混蛋。

這首民謠肯定是“紅五類”們創作的。

毋庸諱言,在文化大革命這場疾風暴雨式的政治運動中,確實出現過政治失控的情況。當時,這則戲謔口味的民謠所代表的政治觀點曾經使很多“出身不好”的老革命、老干部及知識分子遭到政治迫害和人身摧殘,甚至被致殘致死。而當時那些唱樣板戲的,搞政治宣傳的,體育運動員們,卻成了政治明星人物,光鮮亮麗,出盡風頭。這一時期,老百姓中曾流傳一首民謠:

爬雪山,過草地,

不如唱唱樣板戲。

吃盡萬里長征苦,

不如跳跳芭蕾舞。

俯首甘為孺子牛,

不如打打乒乓球。

這首民謠用幽默的手法,對當時那段荒唐的歷史、荒誕的政治局面的進行了諷刺。

文化大革命對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是一場摧枯拉朽的蕩滌,對黨政干部是一次深入靈魂的思想整肅和作風整肅;但文革的政治動亂過程中,確實存在左傾傾向。由于一度失去了對文化素質偏低、政治上幼稚,思想狂熱的紅衛兵的控制,造成了對不少干部和知識分子進行錯誤批判,造成不少冤假錯案,也是客觀存在的,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工農業生產,影響到了國民經濟的發展。

進入70年代以后,我國勞動人民在大躍進時期釋放出的那種生產積極性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經濟管理體制缺乏激勵機制,一味強調“政治掛帥”所產生的負面效應顯現了出來,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的管理出現了比較嚴重的疲軟無力的局面,這些都成為嚴重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的負面因素。特別是到了1976年毛澤東主席逝世以后,工農業生產出現了管理制度僵化、人們勞動積極性下降、職工出勤不出力、上班“大呼隆”、生產效率低下、經濟增長緩慢的局面。“大鍋飯”和“鐵飯碗”的弊端日益嚴重地暴露了出來。請看這一時期的民謠:

干的累的一身汗,

看的看著不習慣,

干的不睡不吃飯,

看的一旁提意見,

干的出錯受埋怨,

看的心理才舒坦。

干的干,看的看,

看的給干的提意見,

提了意見還不算,

藏在暗處放冷箭。

這些民謠反映出當時的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的僵化的管理體制的弊端已經凸顯了出來,它預示著一場經濟體制的改革已經迫在眉睫。這在意識形態方面為1978年以后的改革開放做了準備。

毛澤東時代的30年,是新中國成立后感天動地、波瀾壯闊的30年,是中國人民物質貧乏而精神高昂的30年。毛澤東時代倡導的長征精神、上甘嶺精神、大慶精神、大寨精神、雷鋒精神、兩彈一星精神、紅旗渠精神,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精神高標!這種精神就是要壓倒一切敵人而不被敵人屈服的精神,是英勇頑強、一往無前、百折不撓的精神,是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神,是一個民族自信、自尊、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這種精神至今仍然汩汩涌動于中華民族的文化血脈之中,已經深深扎根于幾代中國幾代人的內心深處,成為中華民族復興的巨大精神力量!

毛澤東時代的30年,是中國人民英勇悲壯的30年。這30年,中國人民曾經歷了抗美援朝時期的激昂豪邁,熱血沸騰;經歷了經濟建設時期的篳路藍縷,戰天斗地;經歷了三年經濟困難時期的缺衣少食,饑寒交迫;經歷了一次次政治運動的電閃雷鳴,血雨腥風。這一時期的民謠忠實記錄了中國這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也忠實記錄了中國人民這一時期豪情奔放、慷慨悲壯的時代精神。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重大戰略決策,把黨和國家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從此,中國開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歷史新時期。

改革之初,首先在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分田到戶,自主經營,簡稱“大包干”。實行“大包干”最初幾年,多數老百姓真切感受到了包產到戶帶來的經濟實惠,所以他們曾發自內心地歡欣鼓舞:

大包干,大包干,

直來直去不拐彎,

這樣包上三兩年,

又有吃來又有穿。

這個時候,從舊社會過來的一代農民對自己所經歷的各個歷史時期做了一番回顧:

經過淹,經過旱,

經過螞蚱滾成蛋,

經過軍閥大混戰,

經過鬼子撂炸彈,

經過食堂喝稀飯,

經過文革大批判,

如今才把盛世見,

一天到晚吃白面!

這就是老百姓“論史”的視角!能否吃飽穿暖,這就是老百姓對待歷史的評價標準!他們認為,“一天到晚吃白面”就是太平盛世!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在沿海地區出現了“經濟特區”,那里的經濟體制開始發生更大的變化。這時就有一些老百姓開始感到改革開放似乎“走偏”了,“變味”了。他們對改革中出現的一些新現象看不貫,想不通。民眾對于改革開放的心態顯得復雜起來——既有熱情,也有惶惑。于是,就出現了不少的民謠:

先分社,后分隊,

一步一步往后退,

會不會退到舊社會?

這就是老百姓對改革開放的疑惑和擔憂。

一些從戰爭年代過來的“老革命”到經濟特區參觀,發現那里又有了“老板”又有了“雇工“,又出現了“高利貸”。他們看到“資本家”又回來了,“剝削”現象又出現了,他們從感情上接受不了。這些老革命從特區參觀回來后就哀聲長嘆:

流血奮斗幾十年,

一夜又回解放前!

農村改革之后,接著在城市推行國有企業改革,提倡打破“大鍋飯”,砸爛“鐵飯碗”,廢除“鐵交椅”,當時稱為“砸三鐵”。這些紛至沓來的“新生事物”,頓時使人們眼花繚亂。在國有企業的改革中失去飯碗的下崗職工不免心生怨言:

毛主席給咱鐵飯碗,

鄧小平給咱鉆個眼,

李鵬說“糊住吧”?

胡耀邦說“咱不敢”。

這首民謠中滿含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下崗職工們丟掉飯碗的失落感。其實,這不僅是對鐵飯碗的懷念,也是對國有企業職工哪種“主人翁感”的懷念。

我們必須強調指出的是:由于政治體制改革的滯后,我國的國企改革過程中和“搞活經濟”過程中沒有政治體制方面的社會保障和法律法規的配套支持,只能依靠不受約束、不受監督的政治權力的隨機運作。不少國企職工在企業改革中失去了主人翁的話語權,他們為保飯碗而苦苦掙扎,最后仍無奈下崗。商販們和高干子弟們卻在企業體制改革和“搞活經濟”的過程中各顯神通,賺的盆滿缽滿。

這時,當然也出現了很多市場亂象。在治理這些亂象的過程中也難免有工商、稅務、公安、城管等行政執法人員粗暴執法、胡亂罰款的現象。

工人哭,商人笑,

滿街都是大蓋帽。

穿黑的,穿藍的,

開口都是要錢的。

這一部分民謠多出現在改革開放初期和中期,從某種程度上說,它反映了改革開放過程中新舊體制的交替、摩擦、沖突,使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出現的一些混亂和失范現象,也反映了人們對于改革開放的困惑和擔憂。它作為當時的一種“思想標本”被保存下來,自有其歷史價值。

到了80年代中期,雖然人民群眾的物質生活水平已經有了明顯的改觀,但是,無庸諱言,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商業活動中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觀念迅速地滲透到意識形態領域,導致拜金主義滋生,社會道德滑坡,社會公德意識日顯淡薄,社會風氣開始轉衰。毛澤東時代樹立的雷鋒、張思德、老愚公、白求恩等榜樣形象在“黑貓白貓”論沖擊下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于是,人們開始感嘆人心不古,世風日下。

雷鋒叔叔不接站了,

張思德同志不燒炭了,

老愚公父子不挑擔了,

白求恩大夫出醫院了:

都去經商賣旦旦面了。

這些民謠反映了改革開放過程中也在伴生著新的社會問題,這些問題也往往讓人們糾結、困惑和迷茫。

198年,我國的經濟體制開始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度。作為過度措施之一,就是在我國實行“價格雙軌制”。就是對國企生產的同一產品,計劃內部分實行國家定價(平價),計劃外部分實行市場調節價(議價)。由于當時商品緊缺,議價就是高價。這時就出現了一些政府官員們利用手中權力“批條子”,把計劃內商品批給自己的親信再高價倒賣出去,俗稱 “官倒”。 “官倒”的出現曾經使當時的一些高官及其親信們大發橫財,成為當時老百姓最不滿意的社會現象。

老子做官掌大權,

妻子跑路忙不閑,

條子無腿走千里,

公子無本賺大錢。

這首民謠所揭示的正是當時一些高干子弟們資本原始積累時期發家致富的軌跡。

當然,這一時期社會風氣的轉衰決不是單單表現在“官倒”上,而是黨風、政風和社會風氣的全面轉衰,幾乎涵蓋了各行各業。如這一時期全國到處流傳、內容大同小異的《十等公民》便可為一證:

一等公民做高官,

抽了中華品毛尖;

二等公民是官倒,

出了問題有人保;

三等公民搞租賃,

坐在家里拿利潤;

四等公民搞承包,

吃喝嫖賭全報銷;

五等公民是個體,

騙了老張騙老李;

六等公民大蓋帽,

吃了原告吃被告;

七等公民是演員,

扭扭屁股就賺錢;

八等公民手術刀,

劃開肚皮要紅包;

九等公民交警隊,

馬路旁邊吃社會;

十等公民是園丁,

海參魷魚分不清。

這首民謠至今仍在各地區以不同的版本演繹著,它反映了人民群眾對行業特權的不滿,對社會風氣轉衰的擔憂。

80年代末,又一股新的不正之風——公款吃喝風悄然興起。這股歪風在短短數年內就橫掃中國黨政機關和企事業機關團體,在城鄉各大酒樓飯店都可看到領導干部公款大吃大喝的身影。全國每年用于公款吃喝的經費高達數千億人民幣。對此,老百姓看在眼里,氣在心里。當時有關這方面的民謠數量特別多。

一頓飯吃了一頭牛,

一包煙吸了一桶油,

一瓶酒喝掉一頭豬,

一屁股坐了一座樓。

喝的都是百姓血,

吃的都是百姓肉。

這首民謠比較集中地表達了老百姓對于當時領導干部公款吃喝這一不良風氣的不滿。

到了1989年春,全國人民要求 “反官倒、反腐敗”的呼聲此起彼伏。在高等院校的青年學生中、知識分子階層中,要求“政治體制改革”和要求“社會機會均等”的呼聲越來越強烈,最后竟然把矛頭直指鄧小平,最終導致“六·四”學潮的爆發。

“六·四”學潮被武力鎮壓后,黨中央提出了“穩定壓倒一切”的政治口號,這一政治決策使國家政治體制改革一度處于徹底停滯狀態。此后,社會輿論和紀檢監督機構對公共權力的監督和制約功能越來越疲軟無力,這在一定程度上對官員腐敗起到了“鼓勵”和“縱容”作用,官員的貪腐開始肆無忌憚。

人大癡呆傻,

紀委盲聾啞。

政協瞌睡大,

工會光會耍。

這首民謠反映的正是當時黨和國家的監督機構對公共權力的監督功能退化、社會輿論的監督疲軟無力的狀況。

1992年,已經裸退的88歲的前軍委主席鄧小平到南方巡視,發表重要講話,其中提出“膽子再大一點,步子再快一點”及“誰不改革誰下臺”的猛話,當時成為“南巡講話”,影響甚大。

一個老頭八十八,

四個書記整掉仨。

還有一個沒整掉,

南巡講話嚇一跳。

這首民謠要表達的,就是對小平曾經以軍委主席身份凌駕于黨中央之上、以槍指揮黨的這種政治體制的不滿,也是對當時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的一種批評。

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后,中國國企改革的進程進一步加快。短短數年內,一些政界高官、國企高管及其親信便抓住了對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進行所有制改革的“大好機遇”,政商勾結,權錢勾結,把國有的土地、工廠、設備、礦山等資源,以“承包”“改制”“轉型”“收購”“兼并”等名義,把大量的國有資產和集體資產廉價賣出買入,順手牽羊化為私有財富,裝進自己的腰包。從這一時期開始,以高干子弟及其親信為主體的中國的權貴利益集團逐漸形成,并日益坐大,貧富分化也開始日益凸顯。所謂“反腐敗”只是喊喊口號而已。

世紀之交的20年,中國官場的政治生態開始迅速惡化,中國經濟粗放型發展,瘋狂追求GDP增長,社會粗放型管理,基層計生干部、民政干部、工商稅務干部粗暴行政,公安、交通等執法人員野蠻執法,以及城管問題、拆遷問題、上訪問題的種種社會亂象,都是這一時期社會粗放管理的必然結果。

送過禮,行過賄,

升官路上犯過罪。

徇過私,枉過法,

曾經暗地把人抓。

平過墳,掘過墓,

偷偷打過上訪戶。

封過門,扒過房,

牽過農民牛和羊。

貪過錢,沾過光,

也和領導分過贓。

造過假,撒過謊,

陪同領導嫖過娼。

這一時期,黨政干部隊伍中還出現一種弄虛作假之風,并且屢禁不止,成為群眾最不滿意的社會熱點問題之一。造假形形色色:有政府的統計數字造假、企業賬目造假,官員政績造假、人事檔案造假……只要官員帶頭造假,民間造假就會遍地開花。一時,假票據、假學歷、假證件、假商標,鋪天蓋地,作為專門辦理假證件的“辦證廣告”貼滿城鄉的大街小巷。有個別地區甚至憑借制假售假來拉動經濟發展。于是,有關官場造假和民間造假的各種順口溜便不脛而走。

因為數字能升官,

敢把牛皮吹上天。

別人都夸我也夸,

不吹不夸是傻瓜。

組騙村,村騙鄉,

一直騙到黨中央。

村騙鄉,鄉騙縣,

一直騙到國務院。

十億人民都造假,

誰不造假誰犯傻;

十億人民都在吹,

誰要不吹誰吃虧。

假煙假酒假味精,

假醫假藥假郎中,

假書假畫假古董,

假證假票假職稱。

1996年,中共十四屆六中全會作出決定,對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進行一次以“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為主要內容的黨性黨風教育活動。這次為期3年的“三講”教育活動,其初衷是想在黨內進行一次“整風”運動,使官員的腐敗有所收斂。但后來逐漸成了官場上人們心照不宣的遮羞布和“面子活”,根本沒有起到應有的警示作用。老百姓對黨和政府的反腐敗失去信心,基本上是從那時開始的。請看這一時期的民謠:

認認真真搞三講,

轟轟烈烈走過場。

問題出在前三排,

根子還在主席臺。


老虎作報告,

狐貍拍手笑,

耗子喊口號,

蒼蠅戴手銬。

見兔子開槍,

見老虎燒香。


貪污腐敗陳希同(晨夕同),

反腐倡廉尉建行(未見行)。

這就是老百姓對于中共十八大前所謂“反腐敗”政績的評價!老百姓看得沒錯:那一時期的反腐敗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刮陣風,就拉倒”,沒有實質性行動。

缺少監督的官員們肆意妄為,使黨風日益敗壞。權力尋租現象泛濫,權錢交易、權色交易、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日益盛行。

要想富,調干部,

光研究,不公布。

嚇得干部直尿褲,

天天去跑組織部。


不跑不送,聽天由命;

光跑不送,原地不動;

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進入新世紀以后,社會不公日益凸顯,貧富分化進一步加大,社會下層人民生活壓力越來越大。高房價、高學費、高醫療費這些社會問題引發了平民百姓的嚴重不滿。社會底層的老百姓常常以民謠的形式反映生活的艱難。

人空空,錢空空,

孤身苦命在打工;

愛空空,情空空,

夫妻分居想發瘋;

事空空,業空空,

想來想去不輕松。

這一時期,社會腐敗從官場蔓延開來,如惡性腫瘤細胞迅速擴散到社會各個領域,引起整個社會肌體的潰爛。相當一大批國民沒有了信仰,沒有了敬畏之心,大家唯一追求和崇拜就是權力和金錢。

黨員干部比腐敗,

社會關系論幫派,

國有資產賠本賣,

吃喝嫖賭家常菜,

坑蒙拐騙是能耐,

貪得多了跑國外,

見義勇為遭誣賴,

白衣天使良心壞,

房價高得人無奈,

大學畢業去賣菜,

假冒偽劣處處在:

如今社會真不賴!

這些民謠反映了老百姓面對世風日下的無可奈何。

一首首詼諧調侃的民謠,從一個個獨特的角度為我們展示出一個紛繁復雜的現實世界。流行的民謠觸及到了各個社會階層和領域,真是形形色色,不勝枚舉:有義憤,有企盼,有嘲諷,有勸諫,有調侃,有警示。

中共“十八大”以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掀起中國有史以來最為波瀾壯闊的反腐大潮,將成千上萬的貪官污吏繩之以法,才遏制了腐敗蔓延的勢頭,并著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著手修復政治生態和自然生態,著手整飭黨風民風,如司法體制改革、紀委監察委巡視制度的改革已經邁開了較大步子。40年來,從來沒有見到老百姓像現在這樣對“打虎拍蠅”行動這樣歡呼雀躍。

中國出了個習大大,

多大的老虎也敢打,

天不怕,地不怕,

老虎蒼蠅一起抓!

這首民謠充分反映了新一屆黨中央鐵腕反腐這一偉大的政治決策的大快人心,也反映了老百姓對于對于反腐倡廉的大力支持。

通過40年來的民謠我們知道,40年前在中國開始的改革開放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對生產關系變革的必然要求。在當時,廣大人民群眾對改革開放是擁護的,是興高采烈地積極投身其中的。但由于政治體制改革屢屢滯后,跟不上經濟體制改革的步伐,導致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出現一系列問題,老百姓對改革開放是也充滿了擔憂、焦慮、和迷茫,興奮和困惑至始至終交織在人們的心頭。

有人認為,這些民謠的格調較低,缺乏昂揚向上的氣息,在內容上多反映社會的陰暗面、消極面,因而斷定民謠在政治思想上不健康,缺少正能量,甚至認為,這些民謠在“攻擊誹謗黨的領導、抹黑社會主義”,這種批評實在是由于無視民謠特點而導致的對民謠的誤解。因為歷朝歷代的民謠都是以鞭撻社會陰暗面為主要思想傾向的。我們應當承認,任何執政黨都不可能不犯錯,任何社會都不會不存在黑暗面。我們應當看到,民謠中確實有牢騷,甚至有謾罵,但這種牢騷和謾罵卻是“屈子之騷”和“焦大之罵”,其動機仍是為了“楚國”和“賈府”。鑒賞民謠必須從它的“油腔滑調”里看出人民群眾關心社會的滿腔熱情,從它對社會陰暗面、消極面的“調侃”中看出人民群眾對社會正義的熱切呼喚,從而感受到它的正能量。

改革開放是一場巨大的社會變革,40年披荊斬棘,40年砥礪奮進,我們黨引領人民繪就了一幅波瀾壯闊、氣勢恢宏的歷史畫卷,譜寫了一曲感天動地、氣壯山河的奮斗贊歌。但是,我們必須看到,這場變革在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成就的同時,也伴生了嚴重的社會問題,使黨和國家出現了深重的社會危機。40年來的改革開放破除一些不合時宜的思想觀念和僵化的體制機制障礙,進一步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進一步激發了全社會創造力和活力;但改革開放以來出現的社會道德體系崩潰,社會價值系統瓦解,也有目共睹。40年改革開放成績舉世矚目,但引發的問題同樣舉世震驚。40年改革開放,在取得了驚人的經濟成就的同時,也造成了驚人的社會腐敗;在取得了巨大的科技進步的同時,也造成了巨大貧富分化、巨大的社會腐敗、巨大的環境和資源破壞;在收獲了極大的物質財富的同時,也造成了極大的道德滑坡和信仰危機。

無視這40年的成就是錯誤的,但回避這40年存在的問題,同樣是錯誤的。如果說只看到成績,不看到問題,顯然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也不符合這40年的歷史事實。

各種媒體對改革開放的成就的宣傳已經汗牛充棟,而對40年改革開放的負面評說,卻只散見于民謠中和網絡中,官方媒體很少論及。

40年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嚴重問題,有些已經顯而易見,有些可能在很長時間以后才會顯現出來,這可以叫做隱性影響。40年來對政治生態和道德生態的破壞恐怕再用40年也未必能夠修復!對此我們必須有清醒的認識。

其實,在改革開放過程中出現的這些社會問題,都與政治體制改革滯后密切相關。改革開放的40年,中國的經濟體制經歷了一場脫胎換骨的變革,而政治體制的變革則相對滯后。40年改革開放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基本上都是人治色彩濃厚的政治體制和開始市場化的經濟體制相結合所產生的怪胎。試想,一個缺少有效監督的權力和一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理念”相結合,它能結出什么奇葩果子?一個失去了信仰、失去了道德底線的族群一旦與巨額財富相結合,它會結出什么奇葩果子!這應該也是我們今天總結改革開放40年經驗教訓的一個重要方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來的民謠,是一幅全方位多角度展示社會生活的語言畫卷。在題材上表現社會底層人們的生存狀況、價值取向、精神面貌、群體心態、群體意識。它關乎世風民心,傳達百姓情緒,包含了豐富的社會內容。它是當代平民情緒的集中宣泄,是時代生活的生動寫照,它敏銳而及時地反映當代的現實生活,往往成為社會的“風向標”和“體溫表”。它敏銳而及時地“抓拍”了70年來的一個個瞬間,它記錄了70年來我們國家在前進道路上所留下的一個個腳印。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口頭史志和社會標本。我們可以從70年的民謠中觸摸到70年來中國社會跳動的脈搏,傾聽到70年來發自社會底層的傾訴和吶喊。

民謠都是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民謠植根現實生活、扎根人民大眾,緊跟時代潮流。民謠反映的都是時代的聲音和人民的心聲,都充滿著對人民命運的悲憫、對人民悲歡的關切,對人民情懷的彰顯。民謠始終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自覺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讀中國70年來的民謠,我們眼前奔涌的是時代風云,耳畔轟鳴的是時代波濤,感受著時代潮流的涌動,觸摸著時代跳動的脈搏。從70年來的民謠中,我們聽到了共和國70年前進的足音。


編輯點評:
對《從70年來的民謠中傾聽共和國前進的足音》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