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七章 禍不單行,焉知非福
發表時間:2019-10-16 點擊數:261次 字數:


       帥小澤病了。

那場大雨下了一個多小時才逐漸減小,可帥小澤還在那里站著,紋絲沒動。

王易佳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嗖”“嗖”落下來,不顧地上流竄的積水,奔向籃球場北頭。身后的馬子祥、劉燁剛以更快速度跑到帥小澤跟前。此刻的他臉色慘白,沒有任何表情,發梢鬢角仍在往下淌水,渾身衣服已經濕透,水還在順著衣角往下滴,兩只穿著白色運動鞋的腳全在水里泡著。

  “祥子!他在發燒!”袁欣敏摸摸他滾燙的臉,失聲大叫,“咱們必須把它送回去,要么直接到醫院看醫生!”

  “他一定是被淋感冒了,咱還是把他送回家,先給他換身衣服,再蒙上被子發發汗,完了不行再買藥!”王易佳的緊張地說。

  王易佳的分析一直比較合理,這次也得到大家的認同。于是大家決定,由馬子祥、劉燁剛、衡信、高大銘四人共同送他回家,其他人明早再一起去他家探望。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經過一下午的忙碌,帥小澤的燒已經退了一些,雖然人還在沉睡,臉色卻逐漸紅潤。關愛紅這才長出一口氣,從小澤房間出來,打算到廚房做飯。雖然她沒心思吃任何東西,可看著這四個孩子和小源在這里跑前跑后的,又是幫小澤換衣服又是跑去買藥,也該餓了。

  衡信等人怎么忍心在這里等吃飯,連忙向阿姨告辭。四個人一起出門,對視幾眼都沒說話,各走各路。高大銘騎著帥小澤的車子回家,反正明天還要再來。他一邊用力向城區蹬著,一邊在心里埋怨高育紅,也則怪他自己:都是我不好,不該把事情告訴小姑。可她也太過分了,怎么不分青紅皂白逮住帥小澤一頓質問?就算要罵要打也該沖著我來呀?怎么全發在小澤身上呢?即使怪他帶頭賭博,可大家都有份,怎么偏偏是小澤倒霉呢?

  此時高育紅也萬分難過,從回到家一直把自己關在房子里,不吃不喝也不搭理任何人。其實她沖出校門就有點后悔,尤其是哭過之后。愈發覺得不該對他發那么大火,更不該一激動把項鏈扯掉還給他,要是他再給弄壞或者弄丟該怎么辦?

  天下雨的時候,高育紅推著車子跑到學校門樓下面避雨,心里已經開始作斗爭。要是他現在拿著傘出來,再說一半句服軟的話,就考慮原諒他!可是他沒來,隨即而來的是傾盆大雨。他在做什么呢?難道沒有想過我一人會被雨困路上嗎?算了,只要他出來,即使一句話不說,我也會原諒他。過了許久以后還是沒見到他,雨反而越下越大。她又想他出來也不容易,還是別出來的好,淋出病怎么辦?等雨小點再來吧,我在這里等著。

  很久很久以后,雨終于小了,他終究是沒有出來找她。難道他還在生我的氣嗎?我都肯放下身段兒,他還要拗勁?真是小氣鬼!唉,算了,等明天雨停了他一定會到小區門口找我,還是先回家吧。她騎著車子在路上走著,心里又開始糾結:他會不會一生氣就不來找我?我真不該把項鏈還給他,要是我現在返回去找他要,他會怎樣?笑著給我還是得寸進尺?不是不是,全亂了,他不該是這么小氣的人。每次對我都那么的忍讓,還盡量討我開心,怎么會真的生氣呢?可萬一這次認真了呢?

  高育紅回家躺在床上,腦子還是亂七八糟,甚至已經忘了今天這場是非因何而起。現在糾纏的全是他會不會來,會用什么樣表情面對她。

  “高育紅!你是個壞人!你差點兒把小澤害死!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作業也不要你管了!”高大銘一回到家,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都沒有顧上換,直接站在高育紅房間門口大聲喊。連平時稱呼的“小姑”“好姑姑”都一概拋開,直接喊她名字,肚子也氣得鼓鼓的。

  “小調皮蛋兒,你瘋了?咋這么跟你姑姑說話?”在廚房做晚飯的高老太太,聽到大銘的喊聲趕忙跑出來看。高育筱妻子和高老爺子也先后到了,都望著眼前渾身濕漉漉的高大銘,正掐著腰對著高育紅房間門氣呼呼站著。

  “吱呀”門開了,高育紅穿著睡衣走出來,上一眼下一眼打量渾身濕衣服的高大銘。心想:這小子平日里是有些乖張,卻不敢在我面前發作,今天哪來這么大怨氣?

  “你咋呼啥呢?”高育紅歪著頭看著高大銘,知道他在怪她去學校的事,“我怎么就是壞人了?管你還管錯了?小澤又怎么了?”

  “你本來可以管我,就算打我罵我都行!可是你憑啥管小澤?他在雨里淋了一個多小時,渾身發燒,我剛從他家回來時還沒醒呢!還說你不是壞人?”高大銘滿腔的怒火不受控制。心想,要是小澤因此有個好歹,他母親該怎么想?那幫好哥們兒該怎么怪罪我?小敏怕是再也不會理我了!想到這,眼淚“啪嗒”“啪嗒”滴了下來,轉身奪門而出。上樓回我房間,要哭也不能在家人面前哭,可以當失敗者,但不能當懦夫。

  “大銘!”高育紅看著侄子跑出去,心里一陣刺痛。原來小澤淋那么久的雨,還發燒了!那該怎么辦?都是我不好,怎么當時沒顧慮他的自尊心呢?真不該把項鏈還給他,他一定傷心透了,一定在狠我。“大銘,你聽我說!”她也跟著出門,急著上樓追問,必須知道他具體的情況。傻瓜啊!你千萬不能有事!

  “丫頭,大銘咋啦?小澤又是誰?你這是——”高老爺子滿頭霧水,只看到孫子哭著走出去,女兒追出去眼圈兒也紅著,而且她還穿著睡衣呢。再扭頭看老伴兒和三兒媳,都是一臉懵懂的望著大門口。

  高育紅在高大銘門口站了好久,怎么勸他都不開門,只是在房子里一個勁兒地埋怨。

  夜深了,高育紅和高大銘都沒吃晚,應該說是一天都沒吃飯。大銘母親叫了幾次他都不肯開門,她也沒半點食欲。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知道帥小澤的消息,可高大銘也說過了,他離開時還沒有醒。

  “大銘啊,你能不能幫姑一個忙?”高育紅打算下樓睡覺,在這兒待著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臨走再試一次。

  “你先說說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答應你!”高大銘一骨碌從床上起來站在門后向外喊,也想趕緊打發她走。他要出來泡方便面吃,早餓的前心貼后心了。

  “明早咱倆一起去小澤家里,我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樣。”高育紅認真地和侄子商量。現在的她迫切想知道他的情況,滿腦子都是牽掛,什么對與錯,什么賭博喝酒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不,我絕不會再帶你見他們!”高大銘一口回絕。現在已經夠糟糕了,要再讓她去,還不知道會捅什么樣的婁子呢。

  “姑答應你只看一眼,什么話都不說,行不行?”高育紅再次妥協。

  “不,就算你說的再好聽也不行!”高大銘斬釘截鐵地說。又感覺不能對她太決絕,畢竟是親姑侄,態度緩和一點,“這樣,我最多明天回來第一時間就告訴你小澤的情況。”

  “大銘,你——”高育紅本還想追問他家的地址,轉念一想他可能也不回說,算了不為難他了,“那好,不逼你,你早點兒睡吧。”說完轉身向外面走去,其實她已經想到怎么去帥小澤家。

  高大銘倒是覺得非常意外,按道理姑姑一定會逼他就范的,再怎么也該搬出老爸嚇唬自己一頓才對。可是她卻這么走了,真是有些不正常。過了幾分鐘,高大銘才悄悄打開房門。左顧右盼確定姑姑沒在房間,才躡手躡腳跑到廚房,在柜子里翻出幾包方便面,又到處找熱水瓶……

  第二天早上,高大銘仍然是沒到爺爺家吃早點。直接下樓在車棚取了帥小澤的車子,出了小區買兩根油條邊吃邊向北河方向駛去。

  高育紅這一夜沒睡好,所以天剛亮就起床,隨便收拾過后到樓下取車子。卻一眼就認出帥小澤的自行車,隨即肯定是大銘昨晚騎回來的。于是上樓在母親房間找到一小卷紅色細線,下樓拴在帥小澤車后座,把線圈塞到座子下面,只要高大銘出門震動幾次就能掉下來。她也在小區門買點喝的,然后騎車到北河公社東村的村口等著,相信大銘必然從這里經過。

  不到九點半,高大銘果然騎著車子順大路過來,輕車熟路地進村子。高育紅連忙騎車跟在他身后十幾米,她盡量不弄出聲響,連大氣都不敢出。只要大銘不回頭就不會發現,縱使發現了也最多發個牢騷。高大銘車子拐兩個彎,進了一個小院子。高育紅輕輕的下車在幾家門口晃悠,不確定他剛進的哪一家。終于找著地上細小的紅線,正打算進門,聽見里面女人的聲音:“小剛,你到廚房給大銘盛碗稀飯,飯柜兒還有菜呢。對了,看你幾個女同學還有沒吃飯的嗎?”她猜測應該是帥小澤母親的聲音,距離門口有四五米遠。她趕緊往旁邊躲了一下,因為他們的院子門是木制的柵欄門,里外可以看到。

  “阿姨,你不用管,他們都不是外人,我們打完這局過來幫你。衡信,該你出牌啦!”這是馬子祥的聲音,距離門口約七八米遠,大概和帥小澤、衡信幾個人在玩牌。

  “不用了,我只是打開壇子看看,不費勁兒。”小澤母親的聲音。

  算了,我還是不要進去的好,見了阿姨怎么說話?跟大銘一起叫阿姨?即使什么都不稱呼,她會相信我和小澤單純是師生關系嗎?高育紅的腦子里開始自我掙扎。恰恰這時聽見里面王易佳的話:“阿姨,小源去哪里買溫度計?走了這么久?小澤頭上摸起來是不燒了,還是要量過才放心!”

  “診所在村東頭,差不多該回來了!我沒事兒,別擔心!”是帥小澤的聲音,仍然是那么清脆柔和。

  呀!還有人要回來,怎么辦?不,不能進,現在還不是合適的時候,反正現在已經確定小澤沒大礙,干脆回去算了。高育紅依依不舍地推著車子走出幾步,回頭又看了一下,迅速上車向來時的路駛去。

  開學了,大家都帶著對新學年的憧憬到學校,到教導處報名以后尋找班級。教學樓外面貼著幾張大紙,上面寫著所有學生名字和對應班級,這種情況一般在剛進一個學校才有的,似乎這次整個學校都做了大調整。

  “小敏,這是咱倆的名字,還好在一個班里,往這里看,二(四)班。”李嘉眼尖,一眼就看到她們的名字,用手指著給袁欣敏看,“還有劉燁剛,岳洋,吳欣欣、蘭曉天——咦,完了!沒有帥小澤!”

  “是啊,怎么會這樣?按道理一直到初中畢業才會變!他在哪兒呢?”袁欣敏感覺腦袋亂亂的,學校已經打亂所有學生位置,把興趣小組也拆散了。

  帥小澤、馬子祥、劉燁剛也到了,正在人群最外圈看著他們的名字發呆,對這次分班大感疑惑。

  “小澤,咱們全散了,你在二班,我在三班,小剛在四班,大銘在一班。衡信,衡信跟你一起了,還有佳佳。哎呀,我那個去!章鳳巧怎么也跟你一起?怎么這樣啊?”馬子祥越看越生氣,急的都想罵娘,“小剛,你如愿以償了,小敏跟你在一個班!”

  “全亂了,咱的興趣小組咋辦?說話呀,小澤?”劉燁剛也義憤填膺,興趣小組剛有些眉目,如今卻要被拆散。

  “沒關系,這算什么,過幾天開會討論一下再說唄。不在一個班,還在一個學校,你怕啥?”馬子祥接過劉燁剛的話。他知道帥小澤不想說話,從早上出家門到現在就說了三個字。第一次劉燁剛問他帶學雜費了沒,他說“哦”,第二次馬子祥問明天上課騎車還是坐公交,他仍然說“哦”,第三次是進校門劉燁剛看到袁欣敏時,說咱們快走幾步趕上她,他依然說“哦”,腳步卻沒有加快。

  “走吧,咱們到班級看看,一會下課到小澤門口見面再說。”劉燁剛說,“小澤,開心點兒,什么事情都有個適應過程,一會兒見。”

  劉燁剛說完進教學樓,馬子祥拍了拍帥小澤肩膀,也進去了,剩下帥小澤一人發呆。是啊,我的事情也得適應。重分班也好,如果天天不看到她,或者真能適應。她也能適應嗎?不是說好了要等我大學畢業?不是說好了等我媽上門提親嗎?怎么能這么輕易散了呢?我的項鏈,不是說這玉石能保佑人?怎么就散伙了?不,決不能就這樣拉倒!我們還有結婚生子,還要一起相濡以沫白頭到老!一會兒下課了,我一定要先去找她,跪下求也要把她求回來!想清楚以后他把身子一挺,手在褲子口袋緊抓住項鏈,大步走向二(二)班。

  “誰出這么個餿主意?把帶了一年的學生分的亂七八糟,又得從新帶一班新生!”高育紅在教辦室里發牢騷。本來磨合的好好的學生,現在拆的七零八落,尤其是帥小澤等幾個學習尖子,都被打亂了。她手里的名單上,只有幾個熟悉的學生,包括侄子高大銘、陳樂凱、慕容媛媛、季心怡等七八個,其他的名字都沒見過。

  “可不是,我以前帶的也是剛剛混熟識。”同一個教辦室的女老師劉慧說,她也是滿肚子怨言,轉頭壓低聲音說,“育紅,我聽說這次的班級大洗牌,就是有人眼紅你當市級先進,說你班上的學生挑的好。”

  “分明是瞎搗亂,這樣年年換人,孩子們光是浪費時間適應環境了,哪有時間好好學習?成績肯定會下降!損失的是那些孩子,還有學校,個別人就是居心不良!”高育紅義正詞嚴地說。

  “算了,不說了,時間差不多了,該到班上去排座位,選學習代表,完了也該放學吃午飯了。”劉慧說著起身往外走。

  “哎,劉慧,把我以前的幾個學生給我照顧好,說不定下學年又回到我班里了。”高育紅再次提醒她,她昨天接到單子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一次。其實她最擔心的就是帥小澤,雖然兩個班是隔壁,雖然還擔著他的語文課,雖然可以隨時去看他,但畢竟已經不是自己這個班的,而且兩人的關系還沒合好。

  “行,我每天拿蜜蜂屎喂著,滿意了吧?咯咯咯……”劉慧笑著出去了。

“去你的,又開始瞎說!”高育紅說著站起身,她也得到班上,重新認識大部分孩子。

  新師生問候過,劉慧站在講臺,環視了半分鐘下面的同學,五十個孩子都在,其中有些是以前老二班的。轉身在黑板上寫下自己名字,對臺下溫和地說:“同學們,我是你們的班主任老師劉慧,同時也擔著你們的物理課,希望大家從今天開始和我好好配合,共同度過美好的校園學習生活。在排座位之前,我提議帥小澤同學做咱們班的班長,章鳳巧同學做副班長,大家有沒有意見?”

  “同意”“沒問題”下面一陣騷亂,帥小澤的名字他們大多聽過,每個班主任都曾拿他做過比對。

  “現在開始站隊,帥小澤,你讓大家按高低個排隊。”劉慧說著站在講臺邊上看大家排隊。

  大家按高低順序分別坐到新的位置,帥小澤在第四排中間位置坐著,右邊是個不認識的女生,左邊同桌剛好是王易佳,兩人相視一笑都一陣高興。這個被拆的七零八落的興趣小組終于有三個可以在一起,而且衡信就在第二排中間坐著,排座時就跟兩人到過招呼了。

  各科課代表先后浮出水面,一一向大家自我介紹。帥小澤的數學是出了名的,所以順理成章做了數學課代表。孫慶浩是物理代表,他是老二班的學生,所以做班主任的課代表屬于正常。王易佳做了語文課代表,英語課代表是李佩娟,化學課代表是衡信,歷史課代表是章鳳巧,體育課代表是蘆建國,地理課代表是張宏濤,生物課代表是王義強,音樂課代表是王愛俠。

  在大家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王易佳悄悄告訴帥小澤興趣小組其他人的下落,他也向她建議把章鳳巧、孫慶浩發展為小組成員。兩個人竊竊私語的時候,左邊那個女生卻在不停地沖著他笑,而且笑的很甜,眉毛都笑彎了。把他嚇了一跳,害怕遇上神經病,悄悄告訴王易佳。她也覺得奇怪,讓他下課問人家什么意思,趁早撇清關系。她當然希望他跟別的女生撇清關系了,因為本來最大的威脅是好姐妹袁欣敏,誰知這次換班把她換到四班,現在更確定了他和她才是真的有緣分。

  即將下課時,帥小澤把兩張五十塊交給王易佳,讓她替他換飯票,要是他沒趕上吃飯,就帶個菜夾餅回來。王易佳還沒來得及問他干嗎去,就傳來下課鈴響,他已經從旁邊女孩兒背后擠過,迅速跑了出去。

  帥小澤是要找高育紅,剛到教辦室門口迎面差點撞到劉慧懷里。

  “帥小澤?找我?”劉慧有有點差異,這些孩子按道理該是跑去食堂才對,除非有事匯報。因為這時她手里也拿著飯盒,正要出門去職工食堂。

  “哦——哦——對了,劉老師,我們的宿舍換了嗎?”帥小澤遲疑了一下說,靦腆的臉又紅成蘋果。旁邊的高育紅也看到了,就知道他不是找劉慧的。

  “教學樓外面的通知你沒看呀?還在原來宿舍!快吃飯去吧!”劉慧淡淡地說著,又扭頭看高育紅,“育紅,你不吃飯?”

  “吃,你先去吧,我馬上來。”高育紅還在裝作看書,隨口答應劉慧的話。等她走了才站起身,看著帥小澤,“來找我的?進來吧!”隨手把門掩上。

  兩個人都沉默幾十秒,然后同時說話,“對不起!”“對不起!”

  “那天是我不對,沒考慮周全,害你淋感冒!”高育紅仍然搶著說,怕他再說出傷害兩個人感情的話。

  “是我的錯,你要不喜歡,我以后再也不打籃球了。興趣小組讓他們繼續,我退出。求你不要不理我!”帥小澤更怕她說強硬的話,因為她是任性的小紅,而他是心甘情愿的傻瓜。

  “好了,過去的就當粉筆字兒擦掉好嗎?”高育紅溫柔地說,其實早想告訴他已經不介意了。

  “不,擦不掉的,有些很重要。”帥小澤連忙說,害怕她說過去的承諾都不作數,“你答應過等我大學畢業,還說讓我媽——”

  “傻瓜!我說的是把不開心的事擦掉!”高育紅趕緊打斷他的話,怕他一股腦說出那些肉麻的話,萬一有人路過聽見就麻煩了。“項鏈兒呢?還是不是我的?”她把右手伸到他眼前,把臉扭到一邊,看著窗戶。預防著他說沒帶或者丟了,也不至于太尷尬。

  帥小澤迅速從口袋拿出來,本來那天她已經把接頭地方拉變形了,他發現后又把它捏回原位,這才發現原來傳說中最堅硬的金屬——黃金,竟然這么軟。他兩個手放到她手里,急切地說:“是,當然是,本來就是你的,我幫你戴上吧?”

  “不要,萬一被人看到!”高育紅迅速撤回手揣進口袋,“咱倆一起吃飯,你先拿鑰匙到宿舍等我,我到食堂打了飯就過去。”說著到桌邊取了飯盒和鑰匙,把鑰匙遞給他,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隨即轉身離去。

  帥小澤簡直是要樂壞了,撂著蹶子跑向職工宿舍區。壓抑這些天的心情瞬間松弛,圍繞在頭頂的漫天的愁云,都隨著高育紅剛才那個美麗的笑容一哄而散。

  高育紅的宿舍里,兩個人坐在桌子跟前吃飯,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床邊。桌子上放著她用雙層飯盒打的三種菜,還有兩個一次性飯盒裝著米飯。他也早泡了兩杯花茶晾在那里,邊吃邊說笑,這種情景還從來沒有過,兩人都吃的很開心。

  “傻瓜,以后不許你再犯傻!”高育紅給他米飯上夾了一筷子肉,溫柔地看著他,“你不知道,那天大銘回去說你淋雨感冒發高燒,差點兒把我嚇死,整宿都沒睡好!第二天跟蹤他到你家門口又不敢進,聽到你沒事兒才放心回去。”

  “啊?你到我家了?幸虧沒進去,祥子、小剛、佳佳、小敏、李嘉她們七八個全在呢,要看見你就壞了!”帥小澤也大吃一驚,同時也覺得甜美,原來她那么在乎他。

  “我才不像你那么不過后果,傻帽!其實,我是還不敢見你媽。”高育紅聲音放低了一些,臉色也有些微紅,一提到她母親,就莫名地心跳加速,“但是,你要保證,再不做傻事兒?”

  “不,除非你也保證永遠不離開我。”帥小澤固執地把脖子一挺,不加思索地說。

  “你呀——真是傻瓜!我怎么舍得離開你呢?”高育紅溫柔地看他認真的表情,心都快融化了,“除非是意外!”

  “那我不管,反正沒有你,我活的就沒意思!”帥小澤仍然堅持,意志堅決的程度仿佛雷打不動。

  “好好好,應承你!讓讓你這小屁孩兒!”高育紅笑了,一種由內至外的甜美,擴散到了全身。

  “不要叫人家小屁孩兒!人家都長大了,將來還是你愛人。”帥小澤又靦腆起來,最不喜歡從她嘴里說出來,嫌他年齡小的話。

  “咯咯咯咯……”高育紅只是回應一陣甜美的笑,然后給他夾菜。

  吃完飯又坐著聊一會兒,高育紅打了個哈欠,然后看著他說:“傻瓜,你要不要回宿舍休息一會?順便把杯子續滿水拿上。”

  “你要困就自個睡吧,我回班上去,我們的被褥明天才從家拿過來。”帥小澤說著站起身子,打算回教室,讓她好好地休息,知道她下午肯定還有課。

  “算了,你在我床上擠擠吧,一會兒上課有精神聽課。”高育紅說著脫了鞋上床,把枕頭挪到外面。她把頭枕在被子上,面向墻側身躺下,又柔聲叮囑他:“你睡枕頭,不許碰我,也不許亂想!”

  “哦。”帥小澤弱弱地應著,坐在床邊脫下鞋,小心翼翼地平躺在她背后,一動不敢動。生怕不小心碰到她,再惹她不高興,好不容易恢復的關系,一定要加倍珍惜。

  時間過了十幾分鐘,帥小澤不僅沒有半點睡意,反而還聽到自己強烈的心跳聲“噗通”“噗通”“噗通”,聲音大的就像誰家蓋房打地基的氣夯聲音。趕緊伸出右手捂住心口,生怕心跳聲音吵醒旁邊的她,身體其他部分同樣不敢挪動分毫,這種如履薄冰的感覺把他驚出一頭汗。

  高育紅忽然伸出右手,在他心口輕易地抓住他的右手,拉著放到她的腰間,仍然緊緊握住。這樣一來他就必須把身子向左側,面向她的后腦,身子也自然貼近她的后背,形成了從背后摟著她的姿勢。鼻子里直接聞著她發絲的濃郁香味,心跳再度加劇,震的胸腔“嘭嘭”直響。

  高育紅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拍幾下他的手背。他的心跳平復了好多,慢慢閉上雙眼,聞著她身上的香氣,等待周公召見。時間不大,她漸漸傳出輕微的鼻鼾,氣息平穩,呼吸勻稱又不失柔美。他陶醉著,也模糊地進入夢鄉,臉上浮現出甜美的笑容。

  下午最后一節課是化學,這個新的科目和新的老師一樣引得同學們興奮不已。因為老師說化學課以后要做很多實驗,如果同學們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她在實驗室反復練習。化學老師就是那個身材小巧,相貌水靈的智蕊老師。她擔著二一、二二、二三,三個班的化學課,還是二(三)班班主任。

  帥小澤隔壁的女生叫蘆建虹,還在時不時地看著他偷笑,而他卻始終沒敢問原因。雖然王易佳提醒了好幾次,可他偏偏靦腆的問不出口,好不容易剛鼓足勇氣要問時,智蕊老師開始講課了。

  放學鈴聲響過一會兒,馬子祥和劉燁剛進到二班班里找帥小澤。看到他和王易佳坐兩隔壁都感到很驚訝,剛準備跟他倆開幾句玩笑,袁欣敏和李嘉也來了,她們的目光更是犀利,幾乎要把王易佳給融化掉。可她偏偏仰起頭,談笑自若地和馬子祥說著章鳳巧,嘴角掛著愜意地微笑。

  “小澤,中午飯你跑哪兒去了?我和小剛找了你幾圈兒!”馬子祥心情不錯,一邊向門口走一邊說。他本來是因為不愿意跟小組其他人分開而悶悶不樂,誰知竟然跟“小龍女”尤玉嬌分到一個班,而且還做了前后鄰居,簡直興奮的不得了。一下課就想去分享給帥小澤和劉燁剛,不曾想帥小澤跑個沒影,還是王易佳告訴二人,帥小澤可能出去辦事了,飯票都是她代換的。

  “我,我,發現東西不見了,就跑到路上找,找了很久終于給找到了。”帥小澤不好意思地解釋,也不算是說謊,中午的確是去找到丟失的愛情。

  “丟了什么?怎么不叫上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幫你找呀!”袁欣敏急切地說,開學第一天已經很不順了,他真不該自己一個人亂跑。

  “哎,咱們興趣小組的事兒怎么辦?趁著大家都在,都表個態吧?”劉燁剛不失時機地打亂袁欣敏的話,知道帥小澤猶豫就是有話不想說。

  “但是大銘沒在。”季心怡說,她現在跟高大銘在一個班里,所以不自覺就為他著想。

  “那沒關系,回頭叫小敏通知一下他就行。”馬子祥切中重點,所有伙伴當中高大銘唯獨不會生袁欣敏的氣,“我覺得興趣小組要繼續發展,還要好好發展,我建議把小龍女也吸收進來,我還相中兩個高個子,可以參加籃球隊!”

  “這一點兒我沒什么意見,唯一的要求,就是祥子要負責看好小龍女,別讓她再找小澤麻煩!”王易佳淡淡地說,用意已經說的很明顯。“我跟小澤也看到班上幾個人適合參加咱們小組的,你們要還發現身邊有合適的,不如周末把他們都叫到老地方,在一起聊聊,合適了直接加入!”她直接就把帥小澤和她擺在一起,引得袁欣敏心里再次不舒服。

  “這么說,大家都同意繼續發展興趣小組?那咱就多聯系些新會員,再確定一天,作為新學期第一次聚會。在此之前,咱們還必須定下新會員的入門兒會費,還有安排籃球隊訓練,還得通知高大林!”劉燁剛精神奕奕地,然后看著帥小澤說:“小澤,你說呢?”

  “嗯,可以呀,祥子跟小信考慮一下怎么訓練新隊員,最好能出個詳細方案,聚會時討論一下。佳佳,小敏,李嘉,心怡,你們周六以前商量一下會費問題,還有給人補課的收費標準兒。今年會有奧數奧語,五項全能競賽,是咱大展拳腳的時候,小敏,對吧?”帥小澤認真說,還真有些組長開會的樣子。

  “哦,那我沒意見。”袁欣敏笑著說。

  “咱們發動周邊的同學,可以把有意向的人都往小組拉。心怡,你聯系一下,星期天還在路口那家餐廳弄個包間,搞個小型活動會。小剛,小信,你們通知一下大林,干脆也通知李清和高林,讓他們都參加聚會,以后要靠他們給咱攬業務。這樣行嗎?”帥小澤一起把大家安排完,還笑著問大家意見,卻始終沒有說他自己做什么。

  “我看行,我沒問題!”王易佳又是第一個贊成。

  “我也沒意見!呵呵呵。”袁欣敏說完笑了笑,覺得他安排的井井有條。

  “贊成,籃球隊訓練的事情,我跟衡信會找大銘再商量。”馬子祥信心百倍,提起籃球隊,他作為隊長當然義不容辭。

  “我也沒什么問題,需要多少錢,我到時候跟小剛要就行了!”季心怡也表態,王易佳贊成的事,她從不會反對,何況后勤的事情本來就歸她管。

  “意見我沒有,但有個小問題,想問問組長。”李嘉歪著腦袋說,“我們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干嗎?”

  此言一出,七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帥小澤,多多少少都有些好奇他是怎么想的,因為大家已經知道了他中午失蹤的事情,卻都沒好意思問他。帥小澤被看的臉又紅了,用膝蓋磕了一下劉燁剛的腿。劉燁剛趕緊搶著說話:“李嘉同學,這就得說你兩句了!你既然叫小澤組長了,組長當然是得考慮全局問題,要不你來當組長?小澤,你說呢?”完全是以前高育紅批評同學時用的口吻。

  “可以,我同意!李嘉,下次聚會宣布你當組長!呵呵。”帥小澤順坡就下去,笑呵呵地看著李嘉,把難題還丟給了她。

  “嘉嘉,你傻呀?一天亂說話。”袁欣敏埋怨著白李嘉一眼,“你就當組長得了!”

  “哎呀,你們咋這么壞呢?”李嘉立刻被氣得一甩袖子,眼睛瞪著劉燁剛和帥小澤,“聯合起來欺負人家!”

  大伙呵呵笑起來,包括李嘉自己也跟著笑,看著幾個人騎上車子走了,她和袁欣敏手挽手繼續順路往前走。王易佳仍然坐在帥小澤車子后座,季心怡也在馬子祥后面坐著。車子都消失不見了,李嘉腦子里還在猜測帥小澤中午到底做什么去了,早上還是悶悶不樂的模樣,下午卻換成滿臉笑容。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羽佳一鳴
對《第十七章 禍不單行,焉知非福》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