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九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19-10-14 點擊數:222次 字數:

梁啟明是棋迷,正好路過看了棋勢評議道:“嗨,嗨!有心戰無心,不是真強,不算真弱。” 張平江正埋頭看殺,不耐煩地揚手說:“哪混來的老和尚?不許禿驢胡搗亂!”‘啪’地拍一子,抬頭看是梁市長,尷尬地起來苦笑道:“市長好,實在好!嘿嘿嘿。” 苗清泉聽見馬上起身。

梁啟明本在苗清泉身后觀棋局,被他猛地一起身,望見高出自己一頭還要多,頓覺壓迫退步贊:“好魁梧!哎,‘觀棋不語真君子。’ 擾了二位的雅興。我是棋迷不是和尚忍不住啊?” 張平江難堪得搓手羞道:“市長謙虛嘿嘿嘿,市長從來就謙虛,非常喜歡進步嘛,嘿嘿嘿。” 苗清泉不講話,目光不避,那樣挺著。

梁啟明問:“英武大漢你是哪個單位的?”

“市環衛局。”

“哦,和我女兒一個單位,你叫什么?”

“苗清泉。”

“你是苗清泉!”

“是。”

梁啟明心里憤恨道:“是你娘個屁!見到老子裝糊涂,臉都不帶紅一紅,完全不知道羞恥。”盯著審視強忍一陣忍怒說道:“下午要去飛鳥崖,先走吧。”其實想吼‘先滾吧!’。

苗清泉便領命而去。

梁艷梅因尋不到苗清泉,跑到停車的地方找,見好些人正三五成群嘰嘰咕咕,估計馬上要出發。猛瞧見,父親和王部長在交談,距離遠聽不見,心里著急埋怨這人跑哪了,他不是一貫積極嗎?因該早到了,關鍵時刻不在了?她瞅見了高明月,靈機一動過去說:“高局長,我的事情辦完了,下午一起去?在技術問題上做參謀。” 高明月沒表態,縣環衛局長張平江,像見到救命菩薩說::“有梁工一起陪視察?天地良心太好了! 好多很具體,你來就好了。”

“我搞技術,關心專業。”梁艷梅邊說邊張望。

“污染從來不單純,不完全是技術問題,它的成因非常復雜,迫切需要齊抓共管,市長重視排在首要。你是‘千金’嘛,一句頂萬句。“

梁艷梅心不在焉講:“過會兒我再來。”便朝高小川走去說:“他人不見了。” 高小川忙輕聲說:“你可別擠這輛車,除非你爸他同意。” 梁艷梅提高嗓門喊:“他人不見了!” 高小川就答:“知道我知道,他當尖兵先走了,在飛鳥崖下等我們。快走快走,你爸來了!” 梁艷梅松氣說:“我在前面引路車上。”跑去擠上張平江和高明月倆坐的車。

 車隊出發后,梁啟明問高小川:“剛才和艷梅說什么?”

“她來告訴在前面。”

“哦,想為那人保駕護航?”

高小川沒答。

現場調研回來后,匆匆吃晚飯,梁啟明主持分析會,夜里十一點才散。回到招待所小樓,聯系市委廖逸文書記。

片刻之后電話通了。

梁啟明說:“廖書記,我人在芝蘭縣,情況比原先想的要復雜,你什么時候有空閑?我想當面向你匯報。”簡明扼要說了情況。

廖逸文說:“老梁我過幾天才回來。現在是個特殊時期,對縣屬企業出現的情況不要表態,有些苗頭可能是今后的發展方向,都有一個認識過程。”

梁啟明說:“好的,回城見。”
  他又給家里通電話,氣乎乎地說:“我是梁啟明。”

梁艷梅的母親姚彩云說:“吼啥呀?是聾子也聽出了。”
  “你的那位嬌小姐,今天造反了,跟他爸爸瞪眼了,了不得了她!”

“你不是在芝蘭縣嗎?艷梅她也在?”

“在,可是在!能夠不在嗎?”

“說些什么呢?爺倆吵架了?老梁,聽說艷梅在戀愛,她也不小了,別動不動就指手劃腳批評人。”

“是她批評我!艷梅迷上有婦之夫,胡鬧到了這種程度,到底想要干什么?先打聲招呼,你不許受蒙蔽,不許袒護她。”

姚彩云驚問:“真有這種事?她太任性了。”停頓一刻她又說:“我這里有兩位婦聯的同志,等你回來再說好嗎?”

“講過多次了,總把人請家里談,怎么就是記不住!這種做法是有深刻教訓的,不要再搞了!”

“發的什么氣?早已說過了,我這一攤歸市委,你那一攤歸政府,咱們各忙各。”

“黨政分開有爭議,不要亂胡說。”

“我掛了,艷梅的事不用急,記住睡前要吃藥。”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十九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